华言

动漫,生活,瞎想,假装文艺范……实际只是有脑洞而已。

记梗。《斗罗大陆 因为我就是二》主角前世番外

前言:与斗罗同人正文无关,属全职猎人同人相关。一切设定属同人创作ooc。

唐二在流星街。(上)
唐二是个穿越者,上辈子生活的主要场景是流星街。
对,就是那个流星街。垃圾遍布,污染严重,弱肉强食,与世隔绝,出自《全职猎人》这部漫画设定的世界里的流星街。

大学刚毕业,工作没几年,说穿越就穿越,半点心理准备都没给她,这还不是那种有机会从头开始的魂穿,而是身穿。
一个现代社会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不慎来到这样一个死亡率超高的世界,到达这个世界危险性最高的区域之一,超越“下顿吃什么”“不想工作想睡懒觉”“梦想和现实选哪一个”等平凡人生至高哲学命题,“能不能活下来”变成了最紧要的事情,彼时名字还叫元小小的唐二内心是崩溃的。

不是没考虑过当场死亡就能脱离梦境回到原来世界生活的可行性,但唐二是个非常惜命的人,这个念头刚冒出就被她压制在萌芽状态,没再想起过。
死亡是多容易的事情,生活不易,命只一条,苟活也比当场去世要精彩值得的多吧。
如是,唐二开始了在流星街摸爬滚打不要脸只惜命,努力向正常生活轨道前进的奋斗生活。
然后仅仅是过了一年,她就被投靠的黑帮老大哥的心腹在击杀卧底的时候被强行拉去挡枪死了。
积极励志,感人肺腑。

但这还不是她流星街生活的结束,相反,察觉到自己身躯死去,却还以灵魂体存在着的唐二,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先是在路过红灯区的时候被莫名其妙地吸进一个意外怀孕的女人肚中,憋屈地待满了8个月,着实好好锻炼了一番耐心和惰性,再又在出生后便亲眼目睹母亲的死亡,唐二感受到了人生的茫然。
上一个世界的联系在她身死的时候就算没了,这次重生的开始,原本想好好对待的有血缘关系的人也这么消失在了眼前,唐二忽然感觉有点茫然,命运对她有点苛刻啊。
她能怎么办?
还不是只能活下去。

老妈的名字她在娘胎里记得,但老爸是谁就语焉不详,被流星街专门收养小孩的机构捡走后,唐二从头开始认识流星街。
摸爬滚打摸爬滚打,小孩子在流星街有特权,唐二凭借之前一年混迹的经验,回到小孩子状态的她混的也算个如鱼得水,不仅生活有保障,武力值也远超大部分同龄人。
就连念力这种千万人才出一个高天赋人掌握的技能,她也顺利地在12岁时成功凝出气来。
接着她遇到了流星街的著名团伙,“幻影旅团”。
收到邀请也是理所当然意料之中的吧,毕竟她难得地是个有脑子有能力还有气质的流星街人,但凡跟他们无利益对立地遇上了,肯定会吸引到对方的注意力的。
对这个邀请,唐二的态度是:“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老大罩我!”
20岁的库洛洛被这个家伙蠢笑了,于是唐二拿到了一个中央写着7的数字的蜘蛛纹身。
不是4也不是8,在危险范围之外。唐二不太记得“原著”里的其他人对应数字是多少了,但对4和8还是相当敏感。
平安无事地度过了1995年,这一年没有一个名为“窟卢塔”的以世界七美色之一火红眼闻名的少数民族被他们灭绝,因为唐二撒泼打滚地缠着所以有人去探秘境,在里面收获了一个拥有火红眼的窟卢塔族人,这个人成为了团队的编外重要成员,实用价值高于观赏价值,且活着的火红眼比死掉的更好看,这一真理也因他而深入人心。
直到剧情开始后某天他们去友克鑫,唐二看到某个刺猬头和银发猫,她才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一世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存一点草稿。

【LN】圣诞夜的归来(一)

【该回去看看了。】
临近的日子是12月24日,圣诞节,也是西方国家的新年。
脑海中响起渡昨晚有意无意提起的有关圣诞节的暗示,L蹲在沙发上,脚趾灵活地做了个伸展运动,睁大了眼注视着面前闪着淡蓝荧光的显示屏,下意识咬起手指陷入了到底该给那些亲爱的许久未见的孩子们准备什么的思考中。
【玩具,模型,足球……】脑海中一个个过着他们的名字与对应的礼物清单,有了渡提供的相关资料,对于准备礼物这件并不是特别熟练的工作此刻做起来却也还算游刃有余。
家里还来了些新成员,根据渡提供的名单和资料,也一视同仁亲自选择了合适的礼物,交给渡去准备之后就基本没他什么事了。

忙完这个小小的插曲后,有些许无聊。
但L拿着渡端来的草莓蛋糕惬意地享受着美味,充足的糖分总算让他一贯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更多的神采。
稍微有些期待圣诞了。

与以往期待这个时候仅仅为了犯罪率上升让自己有事可做不同,那个如同家一般的存在以及那些在未来极有可能继承L之名的孩子们,都给这次回归带上让人内心柔软的情感。
在那群孩子中间,有着令人期待的人呢。

L的效率一向令人称道。
一旦做出了回家的决定,便很快雷厉风行处理掉手头的琐事,安排好保密工作与准备工作,很快便在日程计划中坐上了返程的直升机航班。
在飞机上的几个小时,尽管有零食可吃,坐姿也毫不考虑危险性地随意,却也十分无趣。
螺旋桨的噪音并不能影响到思考的效率,于是在横跨大陆的行程里顺便以第二第三侦探的身份处理完几件小有意味的案件,时间总算不知不觉过去了。

时隔几年,当他再次踏入这个名义与实际都几乎等同于家的地方时,映入眼帘的是为了迎合节日气氛张灯结彩热闹的布置。
L眨眨眼,想起上次回到这里时被孩子们团团围住的景象,有些庆幸对于这次回归并没有提前通知公布。
小孩子可爱是可爱,而华米兹之家的孩子们更比通常孩子懂得分寸,但面对【心目中最崇拜的L】——渡如此形容说——最矜持的那个孩子都会用最无法忽视的目光盯在自己脸上,着实难以招架。
这个时候所有人应该在客厅庆祝节日,自己即使大摇大摆进去,只要不被人发现,也不会引起骚动了。

L并不想让孩子们在下雪天还从暖气充足的室内蜂拥而出仅仅是为了迎接他的到来,所以维持了一贯以来做事的低调。等到进入客厅后,做足心理准备再感受他们的热情,也不会迟。
视线扫过头顶撑起的黑伞,以及将伞撑起站在身侧略后方的渡,这是一直以来扶持并帮助守护着他的人,虽然名义上是助手,亦师亦友也如同长辈。
“欢迎回家。”渡注视着这个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温和地微笑着说道。

点点头拉扯嘴角,令面部表情更为柔和,“嗯,我们回来了。”

礼物先被渡拿走安排在该放置的地方。
于是L只好自己一个人微偻着肩背不紧不慢地向隐隐传来喧哗的客厅走去。
数年不见这里的格局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换了拖鞋的脚踩在柔软暖和的地毯上仅发出了几不可闻的细碎摩擦声。

随意地扫视着墙上的装饰物,这些风景人物画,雕塑或者别的,大部分都是这里的孩子们亲手完成的。
当初他所留下的作品,L想起那幅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看得懂的乱七八糟抽象派似乎很有内涵的实际上只是他在无趣无聊时随手乱涂鸦的画作,现在也仍摆在院长室的展示墙上给那些不知情的后辈们瞻仰,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离客厅还有数米远的时候,那扇通往客厅的大门被人缓慢地打开了。
L听到从那不大的缝隙中传来了孩子们热闹的喧嚣,但很快这喧嚣之声又被关上的大门阻隔在它的背后,泾渭分明地成为两个世界。门后的喧闹与此时走廊上的寂静截然不同。

从那里走出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发色衣物肤色都以白色为基调,小小的脸上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冷漠,那仿佛无骨的懒散站姿与精明淡漠的眼神形成一种令L倍感亲切与熟悉的气质。
【NIA。】
心中默念一遍这个被渡提到过多次的名字。L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年龄尚小的孩子。
上次见到他时还没这么高吧,看起来他在这里过得还不错。

那时候这孩子才到华米兹之家不久,即便如此他的优秀与他的不合群也早已令人印象深刻了。
更别提很多次渡在汇报华米兹家的动态时几乎都提到了这个成绩除了体育外从未落在第一名一下的孩子的名字以及某个万年老二却明显活泼的多的另一个人。

L对于这局面并不惊讶,他将放在裤带里的手抽出抬起象征性挥了挥算作示意,好像没看到对方微微闪动的目光般直白地望进去。
“哟,晚上好。”上扬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
“……晚上好,L。”

——————
我居然把tag打错了,我是有多想写月L

《[龙族]说错话》,女主顾原里,男主楚子航。目前在晋江连载,巨坑慎跳。

女主初设1,初设2。


完成度一般,画不下去的临摹_(:_」∠)_


食梦者同人 静河篇 存梗大纲

食梦者同人

静河篇

我有一个不爱说话的青梅竹马,拥有画漫画的才能,但性格闷骚,神经脆弱,抗压能力较差。

除了两家人的住宅只有一墙之隔外,从小学到国中我们都上的同一所学校,并且是一个班,甚至多数时候我们不是同桌就是前后桌。这种不可思议的缘分让我对他越来越关注,并逐渐喜欢上了他。

我最好的闺蜜知道了这件事后,表现出十分惊讶的样子,说你怎么会看上他!

也不怪美衣这么说,我想一般人都会是这样的态度?他们或许在想,静河那么阴郁的闷骚宅哪里配得上我了。可我却在心里反驳着,配不上他的人是我吧。

老实说,我也不造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喜欢他又喜欢他的什么。可是喜欢就是喜欢吧。

可我后来想通了,静河不管从什么地方什么角度看都是最棒的。优点是其他任何人都比不上的,而缺点也是那么的可爱。

只是不管我心中如何坚定,性格却促使我无法在喜欢的人面前显示出我真正的心意。

一看到他我就会脸红心跳,说话不顺,并害怕自己这样难看的表情被他看到,自己天真青涩的少女心被他所察觉。于是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故意躲着他。

或许是察觉我对他的闪躲,让他误以为我讨厌他了,等我终于想清自己的心意,下定决心找他时,他却开始对我避而不见了。

一转眼国中升学考试,父母因为工作原因把家搬到了东京,于是我也不得不报考东京的高中,从此和他断了联系。

可我心里一直忘不了他。

直到有一天,我在漫画杂志上看到了……


#[龙族]take the foot in the mouth(说错话)#[命运与高架桥与梦]

#[龙族]take the foot in the mouth(说错话)#[命运与高架桥与梦]

顾原里,你又一次梦到了

那座高架桥

无边无际漫长的雨中道路


挣扎着绝望中醒来

却只发现早已陷入死循环


顾原里你如何逃的掉命运的轨道

如何讨得了每个神明的好?

[我不知道,不管是什么,我都一点也不想知道……]

[如果我有更好的办法去改变,付出什么代价也承受不了]

……



顾原里你如何逃的掉这座时间与空间的牢?

尼泊龙根的金色吟唱将你环绕,

命运女神的丝线早已牵扯你的手掌,

终有一天它们会断掉,

仅仅是谁来斩断,或者,

你将它们弃掷的区别,

[开玩笑……]

[谁会愿意将自己的未来交出,特别还是你们这种家伙啊混蛋!]


2015.1.29高中手稿存梗


如路如河

给同一天生日的小伙伴的生贺!

给同一天生日的小伙伴生贺第二弹!(亮光版本)不管怎样都很渣(捂脸)于是决定每天都要练习!